<acronym id="eesec"></acronym><acronym id="eesec"></acronym>

一位資深編輯的日常

  這就是那個我們之前認識卻不熟悉的馬姐,一個不計付出從不抱怨的人,在節假日闔家歡聚時,在別人深夜熟睡時無數次地往返于印廠和家,這一條條或擁堵或黑暗的遙遠路途上,這樣一個可愛可敬的資深編輯。
——報刊編輯部 馬萱
  如果說所有職能部門是作為公司沖鋒在前的業務部門的服務團隊的存在,那么報刊編輯部每項工作都在考慮如何將服務做到最佳;如果說新聞中心每個人都在努力將幕后工作做到最好,那么馬姐就是我們幕后工作者的堅強后盾。
  我們口中的馬姐,就是報刊編輯部資深編輯馬萱,是從部門創立之初便加入,目前為止工作最久的員工。馬姐平時主要負責《中設通訊》、《中設老齡園地》、《中國海航》三份委托類報紙的編排工作,以及五份報紙的日常送印、發行工作。即便了解她的這些日常工作任務,但同處一個部門三年之久的我對馬姐還是知之甚少。這多半是因為她的默默。她的工作內容決定了她的默默,送印往往要在工作日的夜晚或周末去印廠完成;她的性格也注定了她的默默,會上或私下從未聽過她一句工作的困難和埋怨,加班到凌晨也沒有一次張揚。
  為了完成本次對馬姐的采寫任務,深入了解馬姐的工作環境和具體內容,我硬著頭皮去找馬姐帶我去實地“考察”一下那個我從未涉足的地方——印廠。
  某個普通工作日一大早,剛到公司工位上的屁股還沒坐穩,馬姐喊我:
  “郭兒,咱現在出發。”
  “現在就去?這么早?”
  馬姐點點頭,帶著一臉狐疑的我走出公司。
  “我們今天的任務是從南六環的印廠取了包裝報紙的信封送到東五環的印廠,”剛上路馬姐就介紹當天的行程安排,“東邊的印廠是我們剛剛考察好,一起合作的新地方,看來我們今天要把整個北京六環走大半圈了。”
  這個事情之前聽領導說過,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的印刷工作僅與一個印廠合作,隨著公司業務發展以及對印刷質量要求的提高,為防止一個印廠出現突發情況耽誤工作,馬姐經過多方考察,最終篩選了一個設備更先進完善,更易溝通協作的新印廠。
  “北京這交通,我的天,我們從北到南,從南到東,再從東回北,會不會堵死......”想想大朝陽的路況,我一時憂慮重重。
  “這也是沒有辦法,集團報紙過幾天就要送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時間,我們需要先把信封送到新印廠,以備不時之需。”馬姐很淡然。
  驅車許久,我們來到了略顯荒蕪的豐臺區某印廠。
  “這印廠是不允許開在城里面么?”我看著窄窄的單行道兩邊茂密的樹林,想象著馬姐一個人經常夜晚出入感覺有些瘆人。
  “是啊,之前這個印廠在西三環,可是政府讓往出遷,他們搬家到西南五環,剛待了幾個月租的廠房被規劃要拆遷,只好搬到南六環這里。”馬姐如數家珍。
  在激蕩著塵土的城鄉結合部,馬姐和印廠的工作人員熟識地交談后,開始安排信封的搬運和裝車工作。結束后我們沒有片刻停留,導航新印廠繼續前行,那時已是中午十一點半左右。
  “今天的路況已經算很不錯的了,還是應該早些出來。”馬姐應該是看出了我早上的疑問。
  “確實沒有太堵車,可是這也真的太遠了。北五環六環什么的沒有印廠么?我們每次基本上都是晚上六七點通知您報紙送印,真不敢想象您在路上會堵多長時間。”換個角度,馬姐工作的不易如感同身受。
  “沒辦法,北六環是很近,但是廠房租金太貴,所以印刷費用也高,這也算是盡力找離公司近一些的印廠了。”
  馬姐的“近一些”也是讓人止不住咂舌。東北方向三十多公里后,我們到達第二家印廠。草草吃過便飯,我們急奔著印廠車間找對接的人。趁著馬姐和印廠工作人員聊合同詳情的時候,我參觀了印刷車間,偌大的廠房滿滿的都是大得嚇人的現代化印刷設備,我一邊贊嘆著,一邊用手機記錄著機器工作的畫面。新印廠的設備果然是很先進,印刷效率也大大提升。
  記得前不久,報刊編輯部臨時接到緊急任務,AAG車展上要擺放公司2018年展會計劃宣傳頁,大家馬不停蹄,征集了展會信息后,幾位編輯和美編加班加點進行編排和校對。工作結束后大家松了一口氣離開辦公室,當天晚上近十二點。馬姐接過接力棒,工作剛剛開始。
  “當時我快十二點從家出發,到東六環才用了不到一個小時,那個時間路上沒有車,速度快得很。”馬姐回憶起那天晚上并非用抱怨的語氣,竟是滿滿的輕松與幸運。
  “那么晚了,您自己來印廠嗎?”想想一個女人在半夜孤身前往六環以外的人煙稀少的城鄉結合部,不由得感覺后怕。
  “對啊,就我自己,不怕,都習慣了。”馬姐笑著說。
  也確實是實情,報紙的工作流程除了送印和發行,其他部分我是了解的。報刊編輯部的工作具有一定特殊性,正確率和時效性就是我們的生命線。在新聞事件發生前,我們會得到信息進行預判,可是每次也都會有突發情況。很多工作我們可以提前安排,可是大部分的采寫工作是一定要在新聞事件發生之后的,這就決定了我們每項任務的工作時間非常緊迫,刻不容緩。每份報紙都會在規定期限內進行送印,而同時為了保證正確率,每一位編輯和美編也都是謹小慎微地將內容格式校對到送印當天下班之后,八九點也是再正常不過的情況。這就決定了負責送印的馬姐的工作時間會非常晚并且沒有規律,任何時間只要有送印的安排,馬姐就需要第一時間帶著電子版親自送到印廠,打樣之后在印廠現場校對最后一遍,簽字后印廠才開始印刷工作,這也是印廠的必經流程。校對樣品無誤后看著印刷工作井然有序開展,馬姐才能從印廠出發回家。
  或許,這樣的工作可以做一年兩年,但十幾年如一日,沒有絲毫懈怠,沒有一句怨言,這恐怕是很多人都難以做到的。
  這就是那個我們之前認識卻不熟悉的馬姐,一個不計付出從不抱怨的人,在節假日闔家歡聚時,在別人深夜熟睡時無數次地往返于印廠到家,這一條條或擁堵或黑暗的遙遠路途上,這樣一個可愛可敬的資深編輯。
郭未璇/文

京ICP備17015964號 版權所有:中國機械國際合作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5-2017 SINOMACHI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丁香六月|日本一道本高清专区免费|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成人电影在线,不卡高清AV手机在线观看